新闻资讯 - 申城市民建议有车才能拍牌 沪交通委表示高度关注
申城市民建议有车才能拍牌 沪交通委表示高度关注

    今年以来,沪牌中标率屡创新低、拍牌人数迅速蹿升至10万以上,很多人一次次陷入焦灼、无奈和煎熬。一位年逾古稀的上海老人,从今年5月至今三度写信给晨报,就在数天前,老人在来信中建议拍牌应出示有车证明,先解决有车人燃眉之急。

    市政协常委郭翔昨天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买车的人确实着急,他赞成持有车证明者优先拍牌的建议,同时提出,可以尝试以入围价初选和择机尝试小范围摇号两个举措。

    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昨天表示,对于市民和政协常委的建议以及目前沪牌拍牌的现状,市交通委高度关注,将不断完善沪牌额度政策。

    3次来信支招车牌拍卖

    今年5月、7月,本市普陀区一位年逾古稀的热心市民黄先生,曾两次给晨报写来长信,建言每月摇号依次确定额度购买人,市交通委也以信函方式答复黄先生称“定价并摇号目前并不可行”。日前,黄先生再次致信晨报。在这第三次来信中,黄先生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要搞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需要车牌的,从2月投标人数45000多人到8月的121000多人,增幅太大了。“我估计实际需求应该最多5万到6万人。回到真实的投标人数,中标率就可以提高。”所以,当前任务主要是把竞拍人数降下来,尽量不要出现代拍人。要把竞拍人数压下来,单靠出示驾驶证、身份证是不够的,一定得实名制竞拍。“这次新政策效果有,但可能还是不够。持驾驶证的人太多了。应该出示有车证明,先解决有车人。建议可以学学如何限定购房的办法。”

    “民生大事让人不得不关注”

    记者昨天再次联系黄先生。

    “我是《新闻晨报》的一名忠实读者,看晨报已经有10年了。”老先生告诉记者,他一直以来就有读报、看新闻的习惯,“我没有什么车牌情结,也不从事相关行业,也不会开车,但是拍牌是上海关乎民生的一件大事,让人不得不关注。”黄先生说他走过许多国家和城市,但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地方的民众像现在的上海市民这般积极拍牌的。尤其是前两年还是两三万人拍,今年竟然变成十几万人,简直太奇怪了。

    黄先生说,他给相关部门写过好几次信,表达自己的担忧和建议,但是之前的一封信件在今年4月转至市交通委后,一直到7月才收到对方回函,他半开玩笑对记者说:“还是写给你们有用。”

    对于拍牌出示有车证明的提议,黄先生说,“因为有牟利的空间,现在拍牌的人群中水分很多,甚至有人以此为生,黄牛越来越多。如果出示有车证明,让真正有车的人参加拍牌,那才叫真正的公平。”

    政协常委建议“三步走”

    “上海拍牌应进一步提高透明度,同时,已经买车的这部分人,长期拍不到车牌确实着急,应优先予以考虑。”昨天,市政协常委郭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毕竟额度的供应量远小于需求量,这就使沪牌额度政策上升为一个社会热点问题,而怎样处理好这个问题,将能体现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智慧。

    郭翔说,目前的沪牌拍卖政策还可以进一步完善,他建议,是否可以分三步走。第一步,仍然是进行拍牌,但可以将目前的警示价适当放宽,形成一个入围价,初选出大约两三万人。“与其像现在这样让黄牛赚取暴利,不如采用入围价。我觉得,相比价格来说,老百姓更关心拍牌的透明度,这个初选结果,一定要让老百姓在网上能查得到,总之,尽可能提供全面、详尽的信息,建议有关部门在提高透明度上多下功夫。”

    第二步,郭翔赞同黄先生的提议,“在初选出来的人群中,以有车为标准作出二次筛选,这样可以避免倒卖车牌的投机行为。”而且,“建议一人一车为好,是否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来达到首次购车者优先,这个也值得有关部门考虑。”在这个步骤,目前已经实施的出示驾驶执照这点可以同步执行。

    最后,如果筛选出来的人数仍然远大于所投放的额度数,建议可以采取小范围摇号的方式,而且摇号过程必须在电视上公开可见。为了增加透明度,以上几个步骤、每一步所筛选出来的人数都应该对外公开。

    【读者黄先生前两次来信】

    5月第一封:建议尝试“二定一摇”

    黄先生在信中建议,是否可以尝试“二定一摇”的办法,即由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定一个合理的牌价”,再“定出每月发放量”,接着就采取摇号的办法。在摇号之前,先实名登记身份证。“登记者一定是有车者或购车者。”登记分两类,一类是有车无牌,第二类是无车无牌。摇号时,优先摇有车的人,然后再摇无车的人。“如发现假的购车发票,一经查到,五年内不准参加摇号。”全部摇号在一天内摇完,依次摇出每个月额度的购买人。至于新登记者,就不必再摇号,可“先到先得”。细则还可以进一步优化。

    7月第二封:现在的拍牌助黄牛泛滥

    黄老先生曾写信给上海市交通委员会,7月初,市交通委以信函方式答复了黄先生。市交通委在信件中表示,如果将额度拍卖改为按登记顺序定价并摇号,面临的问题是,定价多少合适?不如拍卖由市场定价。同时,尽管定价可以稳定价格,但摇号不能像拍卖可按需求迫切程度来满足个体交通的实际需要,特别是对急需额度并排队靠后的市民来说,除了等待,别无他法。而且,需求量总是大于额度投放量,总有人得不到,会对先后登记秩序产生质疑。因此,拍卖是一种公平配置方式。

    黄先生7月再度给晨报记者来信,对交通委的回复,他认为,竞拍和摇号都是公开、公正、公平的。同时,目前的竞拍也不可能解决“按需求迫切程度来满足个体交通的实际需要”。黄先生说:“现在有许多人超过半年都拍不到牌,有的人长期有车而无牌,有车不能开。同时,现在这种竞拍是比速度、比体力、比电脑设备先进程度,这已经不是正常的竞拍。而是使代拍人越来越多,黄牛泛滥,二手车牌价格飞涨,中标率逐月下降。”

节目表更多